当前位置:读日志 > 说说大全 >

离别是可以被习惯的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20-07-18

  离别是可以被习惯的。说这话时我虽非常不忍,却也万般无奈。

  我曾亲见许多离别。小时候每年跟着母亲去外婆家,回程的时候外婆送我们去火车站,总要一直送到车上帮我们都安顿好。然后牵着我的小手不住的揉搓,慢慢的就红了眼眶。直到汽笛声响,还要在站台隔着玻璃比划着再叮嘱几句,哪怕火车缓缓开动,那些流着泪挥着手不舍的目光,都仿佛能拖着火车些微的慢下来。那时我还年少,我的身边坐着我这世上最亲的人,我并不大能体会这离别的苦。

  后来,我一个人奔赴异乡,离别的那天早上,父亲和母亲都特地请了假,破天荒的在家给我做早餐。去机场的路上母亲不时的轻声询问我护照带了么,钱带够了么,这个带了么,那个没忘吧,而父亲,只是一直沉默。我从不认为母亲会是个如此唠叨细碎的人,许是她实在,并不想与我分别。值机岛的队伍绕了一圈又一圈,而母亲依然嫌这队伍太短。毕竟托运完行李,我就要下楼去坐摆渡车,从此便不能再随时相见了。彼时我仍是个雀跃的小姑娘,头一次一个人离开这片地方,并不感到什么对离别的悲伤,反是心底实有许多暗藏的对自由及未知的好奇欣喜。我随口敷衍着母亲一句又一句的叮嘱,直到入了关口,回头想要挥手,却看到那冰冷的T3的空气,与父亲母亲滚烫的泪水,在他们的眼镜上蒙了一层雾白。我顿时觉得自己的残忍,父母滚烫的惦念,与我冰冷的不留恋,在那狭小的关口蒙了一层雾白。

  第二次再离别,只有母亲一个人送我。在机场得知飞机晚点,于是母亲推掉了会议在机场陪我。这一次母亲从容的多,而我却隐隐的希望这飞机晚的晚些,再晚些。终于又到那个关口,许是因母亲已陪着我在机场停留了几个小时,她只是拉着我的手,抱了抱我,我看到母亲渐红的眼眶,而终于是没再见到那层雾白。

  第三次离别,父母从工作的地方赶来送我,等待的时间逛逛机场的商店,母亲还给我指说哪支法兰瓷生的漂亮。到了关口,两人不过轻轻搂了搂我,便说着快去吧别晚了,挥手与我道别。

  我终于是明白,他们已习惯了与我分别,哪怕我渐渐的越发留恋父母的温暖,不愿再一个人漂泊他乡,他们的生活中却已实在的没了我的位置。我存在于视频中,我存在于电波里,我存在于一切远距离的通信工具,唯独不存在于他们真实的生活。我一次一次体味他们与我的离别,既欣慰于他们习惯了两个人生活的精彩,也遗憾我缺失了再融入他们生活的契机。我怀着这般矛盾的心情一次又一次的与他们离别,期待着也许某次,能够不再离别。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可以 习惯 别是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