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说说大全 >

世间事,没有纯粹的痛,哪来深切的懂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20-02-09

  人生不经历几次伤到心的离别,总不知什么是彻骨的痛。如果一味品着幸福的甜饮,生命似乎就少了一种味道。所谓的圆满应该是历尽世间总总后的平静,各种滋味说的清、道的尽,最后成为杯中的一盏清茶。

  再读晏殊的《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这是一首闺阁诗,把离愁写的唯美、伤感。燕双飞,明月不问人情,空照寂寞轩窗。思念总会让人无眠,看着月影在房间一点点的移动光束 ,她知道,夜将尽了。词中一个“独上”,一个“望尽”,就把时间和空间都拉长了,拉远了,似乎离别的愁绪也更浓了。闭上眼他在眼前,睁开眼又不见。

  索性就起身添衣吧,拾级而上,四周安静而茫远,月辉静静的洒向远方的大地。近处是些楼阁的剪影,远方是些朦胧的轮廓。它们都在这夜里醒着,伴着自己无以表达的思念。

  最爱“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把一颗心的烦忧就那么说了出来,不偏不倚如同巧合。

  真想告诉你我的思念,如果可以,我会把平日写的诗和字一起寄去,你会看见字里行间都是心愿。只是啊,案头的信笺已经厚厚的一摞,唯此心无寄,闺阁之外,山长水阔,你又在何方?

  其实古时的唯美是和一些无奈捆绑的,无奈在于当时的通讯闭塞,在于女子社会地位的低下。男儿历来可以志在四方,可以形迹千里。根据当时的交通情况,就算是考取个功名也要翻山越水,一个单程甚至要走上一年半载,路途中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数,都是和家里音讯不通的。况且,离别的种类千万,而思念又会把一个人折磨的“人比黄花瘦”。偏巧,诗词的表达又那么唯美动人,于是闺阁情怀就被赋了一种无与伦比的美,或者凄美更为准确。但是,设身处地的为当时的女子考虑,这种思想的折磨一点都不美,相反是那个社会背景下对女性的心理摧残。因为,当时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阶级思想内,女子除了专工女红以外,文艺点的可以学习诗词书画,平时也只好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生活。这样,她们的眼界看不到更多,内心就难免狭窄,那试想当感情的闸门沾染上了思念,越发不可收拾的结果也就再所难免了。难怪当时的诗人把一首首关于思念的诗写的入心入骨,甚至深入骨髓。

  其实对于闺中情思,每个女人都应该有着深切的体会。如果没有,必是生命中的一个缺憾,哪怕是这种情思最终让你受到伤害,那也不枉儿女情长。

  记得很多年前,父母离开家乡来到安徽工作。年纪尚小的我只好跟着父母搬离北方。彼时,情窦初开,少女的心刚刚在春日打开了一扇窗,没想到就要面临离别。二十年前,普通的通讯方式是写信,只有加急的事情才会打电报。那时,感觉东北与安徽的距离似乎有着不可逾越的遥远,感觉举家搬迁式的离开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所以,当我们一家离开北方的那天,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送别。当然,送别的人群里也有着我心中的那扇窗。当古老的绿皮火车载着我们离开时,看着渐行渐远的站台,内心充斥着百般的痛苦与不愿。

  离别是一出戏,无论是否有导演,主角都会用自己的方式把它演绎到极致。当然,尾声就是思念。

  到了安徽以后,少年的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用一种极尽含蓄又诗意的语言写信。说这些不是要表达自己的初恋,而是要说当时的我是用通信往返的时间了解到了什么是思念。那时,吉林到安徽的信笺需一个月的时间才能邮到,那么从信笺寄出到收到回信,就已经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或许,当时的我也可以用“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的诗句,当然,我知道心中的男孩儿在何处,只不过遥寄一份思念跨了山,越了水,还似乎需要遥遥无期的等。

  许多年以后,回首那段懵懂又纯洁的感情,内心平静又释然。因为就是从那次初恋、那次离别、那些思念中,我体会到了经历过的都是一份拥有,它们会在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只不过,添加了

  时间的磨砺,多年以后真的就会变为杯中的一盏清茶,它为让你淡然的回味曾经的过往。

  所以,世间事终归是要趋于平淡的。而在平淡之前,一定要经历着一些绝美,如诗词的描写般,情感对于一个人,要么痴望,要么深缠。没有纯粹的痛,哪来深切的懂。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没有 世间 纯粹 深切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