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伤感日志 >

此生只能擦肩,再无相逢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20-06-29

  万般故事,不过情殇,易水人去,明月如霜。一段情伤了一个人,一个人伤了一颗心。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楚当初是什么原因把彼此分开的。当时也许只是赌气,也许只是因为小小的事。还幻想着和好的甜蜜,或重逢时的拥抱。但没想到的是,一别竟是一辈子了。再也回不去了。

  想那《半生缘》里的曼祯和世钧,曾爱得那么深入骨髓,却终因命运的阴差阳错,各安天涯。日子过得真快,十年八年都好象是指顾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便可称一生一世。他和曼桢从认识到分手,不过几年的工夫,这几年里面却经过这么许多事情,彷佛把生老病死一切的哀乐都经历到了。他多年之后回想起来,曼祯很多地方也还是很可怀念。他记得她有这么个脾气,一样东西,一旦属于她了,她总是越看越好,以为它是这世上最好的。——他知道,因为他曾经是属于她的。

  可最令人心碎的,莫过于他们多年后的会面,曼祯哭着说:“世钧,我们回不去了。”此生只能擦肩,再无相逢。回首半生匆匆,恍如一梦。住在心里的那个人,藏在泪中。

  这可能是一段感情不得不走到尽头才会说出的话,那时的雁门关外,阿朱倚树而立,身穿淡红衣衫,嘴边微笑,她低声道:“你驰马打猎,我便放牛牧羊。”从此千里茫茫若梦,双眸粲粲似星。只可惜塞上牛羊空许约,阿朱如花笑靥在小镜湖畔慢慢凋零,金陵一梦不返。后来,公主殿前,侍婢问他:“你一生最快乐的是什么地方?”他答:“当是和一个姑娘在塞外放马牧羊。”侍婢又问:“你一生最爱的女子是何人?”他答:“我一生最爱的女子,已经不在尘世,待一切平复,待桃花落地,我便来娶你。后来芳草依然萋萋,泉水依旧叮咚,桃花开了又败,走兽去了又来,故乡已变异乡,可他依旧音信杳杳,不知去向。

  待一切平复,等以后,这些条件的背后,也都是心底的无能为力。可是,这终究是一种祈愿。许愿的双方,看不到命运背后那双翻云覆雨的手,也不会那么早明白,如果承诺得太遥远,会不易兑现。

  明年的某个时候,你想着今天要是行动了该有多好。哪知“回头皆幻景,对面是何人”。

  所以,别再等了,如果承诺太美太遥远,或许只是因为太年轻。那些心里面的美好幻想,其实只是残酷真相。请赶紧用最好的时光,去做好一件事,爱对一个人,守住一颗心。哪有那么多“待一切平复”,我们有时需要的,只是眼下珍贵的尘世幸福。

  时光,不是用来承载记忆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留住那些陪在身边的,想赶也赶不走,释怀那些远离生命的,想留也留不住的。愿我们永远有能力爱自己,有余力爱别人。愿有人给我们波澜不惊的爱情,陪我们看细水长流的风景。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此生 只能 相逢 擦肩 再无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