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伤感日志 >

爱情是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19-08-05

  01

  说说我的初恋。

  如果说是初三的话,别人肯定说我早恋,那就说初二好了。我记得小学还有姑娘给我写过情书呢。

  我初二那年宿舍有个哥们喜欢上隔壁班初一的一个姑娘。

  哥们要跟我比赛看谁先追到那个姑娘。

  为什么跟我比赛?我为什么答应跟他比赛?

  我初二那年身高164cm,哥们好像有170cm,那姑娘差不多也有162cm啊。

  我貌似一点优势也没有。

  可是我长得萌呀,我想。但是哥们长得也不赖呀。

  我不能输,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呀。

  就这样,为了捍卫尊严,我接受了他的挑战。

  后来我赢了。

  那姑娘要他们班一个女生A让我们班一个男生B告诉我,她喜欢我。

  感觉这话挺绕的,初恋就是这么躲躲闪闪、羞羞答答,说话都支支吾吾。

  我记得第一次跟那姑娘单独见面的时候,我居然紧张得先去上厕所了。姑娘也欲言又止,就像刚出阁的闺女见将来的夫家。我上完厕所归来,看她在树下傻傻地等着我,我不好意思再唐突她,只好开口:“你作业写好了吗?”

  “还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写。”

  “要不我教你?”我回答得非常迅速,就像做抢答题一样。

  “啊?”

  “走吧,没事。”

  “好吧。”

  ……

  故事的结局想必大家都猜着了,像我这种无趣的人肯定会被人家姑娘甩了。

  事实上那姑娘对我真是万般忍耐,我跟她分手还是因为我高中去省重点,然后因为异地,因为学业,和平分手了,最好的结局,没有撕心裂肺,也没有痛不欲生,依然是好朋友。

  那姑娘到现在也只谈过一场恋爱,我是她的初恋情人。

  你们不知道,我和我的初恋连手都没牵过。

  多么的柏拉图!

  02

  后来我为什么变得这么通情达理,这么幽默风趣。

  是因为高二的一个暑假,我回老家遇见了我的初恋姑娘。

  我们去了一家奶茶店。

  聊了一些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话题后,姑娘问我有没有谈恋爱。

  我自然回答没有,因为我真没有嘛。

  “你有了恋爱也活不过三个月。”姑娘一本正经地跟我说。

  “为啥?”我显然有点惊讶加疑惑。

  “你那么木讷,女生跟你在一起多无聊。你就是一个木鱼。”

  “我有吗?”我狡辩。

  “难道没有吗?”

  我自知理亏没有说话。

  姑娘就继续跟我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和一些谈恋爱攻略。

  什么要浪漫要制造惊喜呀,要猜测女生话外之音呀,要察言观色呀等等诸如此类。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怕你到时候哭着给我打电话。”

  “你太小瞧我了!”

  “不是所有女生都像我对你这么忍耐的。你是学习学呆了吧。”

  “我又不是学霸,我怎么可能学呆。”

  “你还不是学霸,上初一那会儿,我们语文老师总是在班上夸你学习认真,成绩好,尤其是语文,擅长总结归纳,而且还说你长得挺好看。”

  “老师居然跟你们说我长得好看,真的假的?!怪不得我感觉当年追你这么容易,感觉如有神助,原来如此。”

  “对啊,其实我早就认识你了,所以你追我的时候,我当时受宠若惊,不过后来才后悔不已,可惜为时已晚,只能凑合着。”姑娘说完这话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你凑合得蛮辛苦的嘛,苦了你了。”

  我跟她道别之前,姑娘又强调了一些注意事项,搞得我像“嫁”不出去似的。

  03

  我高考那年,谈了一场恋爱,不到一个月就分手了。

  分手理由是“反应迟钝、不知所云”。

  当然我不是失恋,只是分手了,一看就知道我不是被甩了。

  分手以后我跟那女生还是好朋友。

  其实情况是这样的:

  “二货,你能不能开窍呀?”

  “我哪里不开窍?你这是无理取闹!”

  “我哪里无理取闹了?”

  “你哪里不无理取闹了?”

  五阿哥跟小燕子吵架模式开启了。

  最后我说了一句:“分手吧。”

  “好,分手。”

  第二天我跟那女生又坐在一起吃饭了。

  女生嘻嘻哈哈对我说:“你这个二货,原来你这么二货,幸亏我早日脱离苦海。你怎么就那么木讷呢。跟你做朋友绝对是最佳选择,谈恋爱会让女生精神崩溃的。”

  “分手了,你都不难过。还这么取笑我。”

  “难过你看得出来吗?你个二货。”

  那天晚上,女生发了短信给我:“你如果成熟一点多好,等你长大了,22岁再跟你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我瞬间感觉我眼角湿润了,我回了短信:“对不起!”

  我在床上发呆,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不适合恋爱。

  04

  后来那女生上大学交了个男朋友,当天晚上还打电话跟我说:“这下不要等到22岁了。”

  我也早已忘了那个不经意间的约定,只是现在也无关紧要了吧,我笑了笑对她说:“这样我可以不每天提心吊胆了,天天想着22岁跟你谈恋爱那事,整天睡不着觉。”

  “你还天天想,你这没心没肺的,肯定第二天就忘了。好了。不多说了,他等我看电影呢。”

  “好……”我还没说完,她就挂电话了。

  恋爱都是有时效性的,你也不是唯一的,不是不可取代的,虽然我是木讷的星座,但是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况且我这么没心没肺。

  05

  大二上学期,我也终于谈了恋爱。

  很文艺的开始,《董小姐》的开始,只是《虹之间》的结尾。

  童话说雨后会有一道彩虹,可却不曾说她转瞬长空。

  这彩虹还是没有呈现三个月。

  这一次我是失恋者,被甩的一方。

  没有理由,我还傻傻地问理由,还卑微地哀求企图挽回。

  还是决绝地不理不睬。

  我哭得稀里哗啦打电话给我的初恋姑娘,姑娘不但不安慰我,还说她早已料到。

  姑娘批评我天天在发一些状态、写一些文章秀恩爱,“秀恩爱,死得快”难道是真理?

  姑娘说你天天对她那么好,每天都同样的节奏,同样的高旋律,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没有精彩点,没有新鲜感了。

  “你不知道恋爱就像养花吗?你天天浇水,花肯定会死的呀。你得隔三岔五浇一点,花反而开得旺盛。”

  “你为啥不早点提醒我?”我边哽咽边质问她。

  “跟你说了你也不会听呀,处于热恋期的人一般是智商情商都瞬间变低,谁认真谁就容易输,很明显你的前女友心系草原,你这个小破梗怎么会留得住一匹野马呢?”

  “你怎么看出来的?”

  “很多细节呀。要我一一举例?”

  “不用了,我想睡觉了。”

  “OK。”

  我趴在床上胡思乱想,把整个回忆弄得杂乱无章。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爱情 是个 前人栽树 后人乘凉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