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人生感悟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老父亲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20-02-12

总有一些风景让人留恋,总有一些亲人让人牵挂。在那遥远的地方,那曾经的亲人,慈爱的老父亲,用一生的岁月,一世的爱,关爱着孩子,温暖着孩子,但却郁郁而终,让人叹息。

坐在风雨桥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倾听点点滴滴的笑语,给人安慰,让人欣喜。回首过去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不知道在那遥远的地方,那些春景,是否还在。那个亲人,是否安好。那些容颜是否还有人想记起,那些故事是否有人叙述。

有月光的夜晚,总喜欢在村里瞎转悠。因为离开家乡很久了,静静在乡间小道漫步着,细瞧那些林间的飞鸟,是否变得陌生,静观那破旧不堪的房屋,是否布满尘埃,挂满蜘蛛网。不曾想,曾经这里居住着一个年迈的老父亲,用一生最美的时光为儿子打下家业,用爱温暖孩子一生,但百年归老之时,却是这般冷清,因为儿子不孝,曾经的努力,曾经的辉煌,离去后,一丝不存。犹如一片浮云,一阵风,飘去后,就再也寻不到那种感觉。

时间都是无情的,悄悄划过我们的身旁,偷走我们的岁月,剪断我们的梦想,却没问过我们愿不愿意。这个年迈的老父亲,就是我的三爷爷,他为儿子操劳一生,张罗婚姻,置办家具,奔走一生,忙碌一生,却没有得到儿子的丝毫理解,点滴安慰。

在岁月之河中,活着都是身不由己的,命运很多时候都自有安排。在家乡,三爷爷是一个老知识分子,热爱文学,喜爱阴阳学说,但由于生活原因,最终也没走上文学之路。心疼儿子,一辈子的心血都留给儿子,一头牛,几顿粮食,但到离去也没得到儿子的安慰。

曾经有一个暑假,走了很久,天色暗下来,月亮挂满村庄,才走到家门口。无意间,闻到一股旱烟的味道,原来三爷爷一个人坐在皂荚树下叹息。他告诉我,我叔叔回来了,性格大变,变的无法理论,眼里容不下任何人。离开家十五年了,杳无音信,苦了家人,荒废了青春,害了自己。十五年的时光,三爷爷从中年变成老汉,从希望变成失望。所有梦想和激情都浪费在黄土地里,。那个夏天,听说三奶奶夜夜牵挂着儿子,待到叔叔离去不久,茶饭不思,郁郁而终。

可是,对于每一件事的发生,我们都无法把握。在那天深夜,叔叔喝了很多酒,像一个疯狗一般,把三爷爷准备的粮食,偷偷卖掉,那些老祖宗留下的家具,全部烧毁。全村人看在眼前,却无能为力,三爷爷睡在我家,才躲过了一劫。但他对叔叔的关爱却没有变过,反而认为自己哪里错了,让儿子不高兴,还是依旧晨出幕归,忙里忙外,为儿子张罗婚事,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

人脾气上来谁也把握不住。至从那次以后,叔叔经常对三爷爷拳打脚踢,任意辱骂,村中人都来劝,他也不听,反而认为三爷爷有错。那段时间,三爷爷在外忙碌,在家还受气,不久大病一场,老了很多。叔叔在家,好吃懒做,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管。三爷爷不忍那些田地荒废,春风来的时候,仍然拄着拐杖,坚持下地干活,月亮出来,才慢慢回来。

上天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赐你花香,赠你玫瑰,必定也会有强风暴雨,月圆月缺。那是春节的时候,家家都在放鞭炮,而叔叔却在村里闲逛,把自己当成英雄,喝了点酒,用一把刀刺伤了别人。就在当天夜里,那个人顾了一些朋友,冲进三爷爷家里,乱砸一通,打了叔叔一顿,血流一地,独自呻吟。三爷爷向对方跪下,才留下他的性命。三爷爷细心照顾他一个多月,端饭送屎,时常陪叔叔聊天,才让叔叔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从那件事后,叔叔对三爷爷照顾不多,有时候三爷爷下地干活,他几乎没准备饭菜。春去秋来,由于三爷爷多年染病,又是寒冬,旧疾复发,一病再也没有说过话,呆呆望着窗外,指着月光,几天后就去世了。三爷爷的离去,叔叔大哭,却无人懂得他为何伤感,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在遗憾中度日,在孤独中行尸走肉,郁郁而过。而曾经再也回不去,那些人,那些情,一辈子也还不了,那些遗憾,将随他一生,挥不去的阴影。

人生最痛苦的事就是生不逢时,自己想做的事没完成,三爷爷逝去后,给叔叔留下一大笔钱,但他却几天就用完了。子欲养而亲不待。三爷爷奔忙一生,劳苦一生,好生活都没得享受,好岁月没得静赏。一生就已匆匆走完,看着那孤独的坟墓,不知道是否会让叔叔有所感悟,他不知道,那些人,一旦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在那小小的村庄,阳光温柔,春水变绿,清风拂过,给人清凉。但那老父亲却永久沉默,望着他不成器的儿子,遗憾而睡。

人生多少泪,只是不想提起而已,那些擦肩的岁月,那年逝去的人,将被那颗心记住,不再忘记,也忘不掉。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地方 有一个 在那 远的 老父亲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