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人生感悟 >

梅香弄影,寒月清辉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19-09-25

半夜醒来,竟然再也无法入睡,听听邻家的鸡鸣狗叫,看看时间,已是青黄不接的零晨四点。

第一次用“青黄不接”这个成语来形容时间,既有些沧桑的意味,又有些百味杂陈。

成都的夜是寂寞的,暧昧不起的我,只有在地摊后的冰冷里,用文字打发着自己的落寞。

清露滴嗒,光阴如是,再长的人生都抵不过只和陌生人说话的那一杯红酒。

是的,一个人浅尝那杯剩余的红酒,念着一些光阴,低语一些旧事,回忆一些笑容,期待一次不知道日期的重逢。

万哥哥在群里说像我这样的写手,在论坛里是很少有的。

我有激动,也有些受宠若惊,在文字的海洋里,我就是那一只淹不死的蚂蚁,既疲惫又有些许的兴奋。

一直以来,我都沾沾自喜于“青春不堪百度”的句子,尽管有人不解,有人不屑,但确实是我灵光乍现的妙手偶得。

勿庸讳言,虚拟世界辉煌的我在现实生活中却是一遍狼藉的。

2014的冬天有些冷,为了简单的“生存”二字,已有数月没有回家,一个人浪迹于一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冰冷了过去,也湮灭了梦想,原以为时间是会凝滞的,没想到在曲折迂回中,年迈的父母日渐苍老,嗷嗷待哺的孩子已经上了二年级,在奔四的轮回里,光阴走得不紧不慢。

这一生中,我欠父母和儿子的是无论如何也还不清的。

当初一个浑浑噩噩的选择,让父母和儿子走过了一段饱受煎熬的历程,风雨人生走走停停,相依为命四个字诠释了亲情所有的温暖。

昨晚儿子接到电话,竟然哭了,那咽语之声触动了我最柔软的那根神经。

对于儿子,我一直亏欠着,在他的世界里爸爸妈妈都是一个触摸不到的影子,很多年来,我过着简单而简陋的生活,一些事不愿提起,一些过往只是散在了风雨之中。

儿子说他的数学成绩考了95分,我有些意外也有一些激动,从年初的59到现在的95,这该是多么华丽的转身啊。

有人说笨鸟也能先飞,其实笨鸟勤飞才是硬道理。

我是一个不以分数论英雄的人,却不能接受儿子每次成绩都在六十分左右浮动的现实。

生气过,暴躁过,忧虑过,甚至敲打过儿子小小的脑袋瓜。

寒梅弄香,作为当下的农民,书中自有颜如玉还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望子成龙的心情让我又一次透彻心扉的感同身受了。

儿子是我的希望。

曾几何时,我也曾是父亲的希望,只是我一直沒有让年迈的父亲真正感受到希望。

从小学到中学,记忆中的落魂桥都是我放飞梦想的地方。

因为成绩不好,我成了全校有名的瘟猪子,在人们异样的目光中,煎熬着灰蒙蒙的童年。

父亲一直没有放弃过我,也没有责骂过我,他说瞎子也有开眼的时候。

记得念高中时,我的第一篇文章《我是一颗“陨落”的追星之星》发表,父亲见到样刊后,那欣喜的一瞥成了我舞弄文字最好的鼓励。

很多年后的2014,当巫昌友三个字再次频繁出现在各大论坛时,父亲依旧喜上眉梢。

他没有说什么,拿双握惯锄头的手又开始了为春天的犁耕。

父亲文化不高,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他只知道一切事情都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

巫昌友说青春是不堪百度的,往事又何须频频回首。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月清 梅香弄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