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情感日志 >

胖了也没什么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20-06-20

你瘦的时候,住进我心里,现在胖了也好,胖了就出不来了。

上个月偶然和大海在微信上聊了几句,他问我在哪儿,我说在同一个世界。他忽然来一句:不,我们的世界不一样。

大海是我的一个不近不远,不好不坏的朋友。或者说,亲梅竹马,我们幼儿园的时候一起在河里摸过鱼,一起在竹林里放过火,一起被高年级的男孩们欺负,他总会用自己那圆圆的脑袋撞开一条路,让我快跑。然后我吓得愣在原地,看他抱着那个人的大腿嚎啕大叫,引来在地里干农活儿的大人,吓跑那些男孩儿。

每次,我帮他擦干眼泪,鼻涕,看他小蘑菇头洋气的一蹦一蹦的,都会问“你是练过铁头功吗?”

这几天刚好有事路过大海所在的城市,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一分钟过后,收到他的回复,让我在呆在原地别动,他来接我。我说不用麻烦,他可以直接告诉我他家的地址,我打车过去就好了啊。他不肯,我心想这老伙计厚道,真好。

见到大海的时候,我有些激动,就差献上热情的拥抱,可他坐在驾驶座上,从窗口伸出头来,招呼我上车。

呀,蘑菇头不见了,脸上有些岁月的痕迹,不过他还是那么瘦,跟小时候一样,像两根筷子。

我就这样迷糊地坐上他的车,最后在一家大排档边停下了。然后,大海停好车,朝店里走去。

这,不是吧,好歹看在咱们也是亲梅竹马的份上,你怎么能带我吃大排档呢?我还以为他带我回去尝尝他媳妇的手艺呢。

“坐吧”。

“你要干嘛?”我看他让服务员搬来两箱啤酒。

“该吃吃,该喝喝,你不饿啊。”他并不正面回答,开始各种加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我多好。其实吧,是挺好的。

我拿起筷子,“你怎么不带我去你家啊,我还打算尝尝你老婆做的菜呢。”

大海不说话,脸色有些严肃,加完菜,他开了几瓶酒放在桌上,我急了忙止住,“哎哎,不急,我们慢慢喝,先别开怎么多。”其实,我也就3瓶的量。

他抄起瓶子,咕噜咕噜,干了一瓶。

我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了。

嘭的一声,他将瓶子放在桌上,幸好我们包间,不然别人以为要干架呢。

“什么老婆,婚都没结,哪来的老婆。”他叹了一口气。

“不对啊,我不是听说,你们要结了吗?”

他耷拉着脑袋,摇摇晃晃,声音有气无力,“不,她不嫁了。”

啥?我一根筷子掉在地上。

听说大海的女友叫小云,身高165cm,体重48kg,三围不知,没见过真人也没法目测。我偶然在朋友圈上见过她的背影,是一个长发美女。

大海认识小云是在高中,那时候清丽脱俗的小云是众多男生心中的女神,成绩好、还是舞蹈社的社长,学生会的文艺部长。

大海身高优势,在班里排位置却成了劣势,他每天就只能在后排默默看着女神的背影,期待着她偶尔的回眸一笑。后来,他心中的喜欢越积越多,终于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大海课间去厕所回来,在走廊上与小云相遇,她对他嫣然一笑,“嗨”。

大海心花怒放,紧张得那句要回复的“嗨”都没有说出来,擦肩而过的瞬间,风撩起她的长发,发梢抚过他的脸颊。20秒后,大海转身望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追到她。

从此,大海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努力学习,努力学习,努力学习,之后他终于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学霸,老师嘴里的乖娃娃,于是又一跃成了学生会主席。

后来可想而知了,天助自助者,大海终于抱得美人归。

两人互相督促,双双考入了一所大学,到现在一晃都多少年,我掐指算算。

“8年”大海正给碗里的鱼挑刺,我还没见哪个男人吃鱼这么仔细的,又不是姑娘家。

“哎,对啊,你们早就过了七年之痒了,人都说有些到不了七年就痒,你们怎么过了七年,还痒啊。是不是得了皮肤病?”我说。

“滚,你才有病呢。”他一口酒,差点喷过来。

好吧,我原谅这些心里有病的人,继续探他口风。

原来,大海大学时混得不错,毕业就进了名企,工作也挺好。他早已买了房,准备跟小云结婚。可是,谁知小云早已与他表示这辈子非他不嫁,为毛这会儿就不嫁了。

小云,小时候是早产儿,身体素质差,从小就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她在一年之前就是别人口中说的怎么吃都不胖的人,可是这一年就变了。

去年春节,小云生了一场大病,用了一些激素的药,虽说病倒是随着吃药渐渐好了,可是她的身材却越来越走形,越来越胖,穿衣服从S变成了3XL。加上生病,心情郁郁寡欢,烦躁不安,神经也变得多疑。

“所以,她是怕你娶了她,又会很快的嫌弃她,担心你们走不到最后。”我听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又觉得情有可原。

女人啊,就这样,爱上一个人总想给对方一个更好甚至完美的自己,但凡有些缺点都会惴惴不安,不然张爱玲也不会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

大海在满是空酒瓶的桌上,耷拉着脑袋,快要喝趴了。那林立的酒瓶就像一座城,将他困在里面。

“你说,我怎么会嫌弃她,我若是嫌弃她,干嘛还会提出跟她结婚呢?她真傻,胖点有什不好,胖点我还不用操心那么多的情敌。”大海脸颊通红,无奈的语气夹着酒气,有些人生的味道。

我一直小酌着,听他唠叨。

就这么小酌着,一不小心也干掉了2瓶酒,怪不得感觉脑袋有些缥缈。可是酒啊,越喝越清醒,不然你怎么会酒后吐真言呢,就是因为太清醒。喝醉了,你就做回了那个真正的自己。

我看大海已经趴桌上了,锅里的汤还沸腾着,鱼肉都煮烂掉了。

“哎,不结了也好,省了我的礼金。”

“谁”大海拍桌猛地腾起,眼神飘渺,“谁说,不结了?结,一定要结。”

我摇摇晕沉的脑袋,在窗口吹了会儿风,外面雨幕朦胧,天色不早了。看了看手表,我该走了。

“哎,我该走了,不然一会儿该误机了。”我摇醒大海,从包里拿出雨伞给他,“你别开车,一会儿酒醒了,自己回去吧。”

“外边下雨了?伞给我,你呢?”大海仰起头,喝完酒有些傻X。

“我打车。”我看他那傻样,忍不住咧嘴笑了。

付了帐,门口进来一个拿着伞的长发女人,向柜台挤过来,身材有些臃肿,神色慌张地问:“他人呢?”

老板指了指大海那屋,那女人向屋里去了。

我忽然一手紧捏口袋,靠,这礼金估计省不了。早知道,这账就不替他结了。

2个月后,我带着大大的红包参加了大海的婚礼,小云穿着洁白的婚纱,身材丰腴,很迷人。大海一身礼服,是我从没见过的人模狗样。

舞台上,司仪将话筒交给大海。

大海真诚地看着小云,深情地说:“小云,我俩走了8年,8年前我在那一刻我就想就是女孩,一辈子都不变了,我一定要娶她为妻。小云,我想说”。

或许,大海情绪有些太激动,说话有些接不上气儿了,“我想说,你瘦的时候就住进我心里,现在胖了也好,胖了你就出不来了。你就放心地在里面住一辈子吧!”

“哇”台下一片哄笑,口哨声不停地响。

小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带着幸福的泪水,她问:“那是不是我瘦了,就能出来了?”

“不”大海有些呆,还是那傻X样,“你出不来了,因为我这里已经上锁了。”只见他一手放在心上,傻傻的笑着。

台下众人纷纷作呕吐状,哄笑一团。

我笑着笑着眼眶忍不住湿润,心里骂道:“这狗逼,什么时候恶心到这么感人了?”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没什么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