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名言警句 >

季节里的北风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19-12-23

已是初冬,夜夜有呼啸的北风刮响。这几日清晨上班,一走到楼下,就会望见一地的落叶。楼前那几棵高大的白杨,原本的满树金黄,那经秋精心缝制的一袭华裳,就这样被风撕破了,散落一地碎片!

这刮在季节里的北风,我有些恼了他……

今晨,走下楼梯,我呆站在遍地落叶中,神情有些恍惚!

心底里想着:没有比北风更残忍的了。他所经之处,满目苍凉。几场冬日的寒风过后,落叶树便只剩下了无生气的枝条。一树经秋之手彩绘的各色叶片,都凋零了,残破了,落在地上,化为尘土。花木那没了色泽的身体,瑟瑟地蜷缩着。春天的妩媚,夏日的繁华都没了踪迹。萋萋芳草也已衰败,横七竖八地躺在身下的泥土中,难寻它昔日的繁茂。田野一片荒芜,只有那原野堆垛的玉米秸秆,地边树木枝桠间搭挂的红薯藤蔓,水田之中残留的稻茬,还在叙述着上一个季节的收获。

小动物们都藏了起来,难觅它们的踪迹。就连以前路边随处可见的那些忙碌的蚂蚁,也搜寻不见。原来,它们早在秋天就储备了一个冬天的口粮,当萧瑟的北风刮起来的时候,这些卑微的生命都隐匿了起来,躲在它们温暖的巢中,静候春天的到来。

比之大地,天空则要热闹许多。虽然候鸟们都早早地在秋天飞走,到温暖的南方过冬去了,可还有很多不惧凛冽北风的留鸟没有离开。成群的麻雀忽聚忽散,在干涸的稻田间啄食散落的谷粒,在成片倒伏的枯草中叼捡草籽。吃饱了,就啾啾地欢叫着飞上光秃秃的大树小树枝头,开着我们永远听不懂的大会、小会。我猜,他们也许是在叙谈飞过操场,飞过屋顶时看到、听到的轶闻趣事,也许是在总结交流着寻找食物的经验和教训。

那些寄托着人们美好愿望的喜鹊,更是北方冬日的风景。在晨起的阳光中,这些美丽的鸟儿,站在他们的巢门口,一边唧唧喳喳地唱着,一边梳理他们并不凌乱的羽毛。这些喜鹊总是喜欢选择高大的乔木搭窝建巢,农家门前的柿子树是他们的最爱。淳朴的农民是爱鸟的,也更钟情于这可以给自家带来好彩头的祥瑞之鸟——喜鹊。所以,他们在采摘柿子时,会特意留下树顶的一些果实,以谢喜鹊的眷顾。

清醒过来的我,慢慢前行。在这一刻,我真怕踩疼了脚下的落叶。目光所及里,我发现一片我眼中最美的叶子,弯腰拾起。那是白杨树的一颗“心”,我要用她去做一页书签。希望属于这片叶子的一季,可以到我的书里继续徜徉。

白杨树的叶子落了,可松柏的叶子依然倔强地绿着;梧桐树的叶子飘了,可桂花树的叶子还沉稳地坚守在枝头;看似荒芜的土地中,也有麦子的胚芽在萌动……

刮在季节里的北风,终还是会遭遇到它横扫不了的生命抗争!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季节 北风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