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名言警句 >

论是非真伪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19-09-30

《论是非真伪》芸芸众生,世间万物,是是非非,真真假假,就如塔克拉玛干的沙粒、人的顾虑、漫天的星眼,数也数不清。人活着,必然会经历一些该经历,想经历的事情。但不想经历的,又哪能逃避得了?是非真伪,想要生活得安然,清净,是该抛开它们,还是费尽心力,到头来分得支离破碎,不清不楚,像宇宙大千,混混沌沌。而在辨别是非真伪的过程中,每个人又不免掺入自身的偏执,形成林立的语论。诸子百家,又有多少只是昙花一现。如娇弱的女子新生的襁褓,被这人世间的污浊与黑暗所侵袭,生就是死。若有转世投胎的概念,又可加上一句“死即使生”,生生死死,即等同于是是非非,难能分辨。

按照往常的说法就是: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死去。在这里,生死已经无所谓生,无所谓死了。即是论证生死的是非已经没有了原先意义上的准绳。说到君子小人又可以广言细思,“真君子,假小人,假君子,真小人”,若要分辨起来,十年八载也不定会有成果出来。真小人,没有用虚伪的羊皮来装饰自己灰黑的狼身,做起事来嚣张跋扈,为所欲为。大有天地之间唯我独尊,无恃无恐的姿态。

其结局多是乱刀砍死,五马分尸般惨烈。真君子,那就是正义与光明的化身,这种人不分男女,无论老幼。若是为人处世让天下之人心悦诚服,产生敬意,那就可以谓之为君子了吧!其结果便是为后人永记,为历史所载。假小人,假君子,这两种人让人各觉激动万分,后怕阵阵。简单的例子就是地下党与特务了。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两党转入内战。中国共产党势单力薄,而国民党得美国扶持,有着先进的武器装备,充足的弹药粮食。中共若想在这力量悬殊的斗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武力硬拼则无疑是以卵击石,没有胜利的希望。

中共分析当前形式,发现国民党内部有不少身处高位的要员对国民党很是失望,有怀着救国救民的信念,希望可以和平起义,为早日解放全中国,拯救劳苦大众与水深火热之中。因此,总共与国民党之间就展开了地下斗争,在中共的队伍里就产生了地下党这样一些同志,他们长年累月生活在国民党的眼皮子底下,生命安全没有保障。但他们义无反顾,有的人成为了国民党要员,不得已会为国民党干一些损害中共的事情,但他们总是将损失降到最小,竭尽全力去保护每一个同志。

然而还是成为了“假小人”,被自己的同志拿枪口对着,打着“锄奸”的旗号,这只是因为是非不能明言。同样,国民党也会派特务潜伏在中共,他们想方设法去获取中共的机密,暗中杀害中共同志,感到危险的时候就拿他人当替死冤魂,在这样一些人的残害下,中共损失惨重,防不胜防。这些人会用虚伪的羊皮裹紧自己的狼身,他们行动的时候将爪牙按进泥土,待与猎物近在咫尺的时候,原形毕露,张牙舞爪,好不可怕。“真君子,假小人;假君子,真小人”,实在是让人头疼。我自己也处在这是是非非之中,煞为苦恼。是非对错,我们总是让我们的父母,我们的老师,甚至未见一面的陌生人来审判。什么时候?

我们才有自己的想法,可以走自己的路,安然唱自己的曲。“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怎样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大丈夫呢?我们的准绳断成了一截一截。时下,中国的大学林立,成千上万计。义务教育,全民出动,马路上的大学生一抓一大把。他们受教育的时间穿越了整个青春的高度。数十年如一日,他们日以继夜为前途而笔耕不止,而想法稀薄尽沉沙漏。幼年的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话,都有自己的一个梦。

放之当下,于是乎被判为异想天开,不务正业,不思进取。而一句句“不自量力”伤了多少青少年的心!伤痕累累,却还要背着负罪感前驱。或许有一天,某个夜晚,他们会在廉租房漆黑的灯下,执着幼稚园时写过的铅笔,写下这样一段话: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邻居的小满为我编织一顶精美的花环,戴着它,我牵着小满走进游乐园。

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我可以有安然的心境,在清净的环境里读完一本厚厚的《安徒生童话》。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我可以靠自己的一支笔,写出人尽皆知的文篇,那时的我必定是笑容满面……是非对错,我如今已分辨得疲倦,就如塔克拉玛干的沙粒,我的顾虑(那已经是过去式),漫天的星眼,数也数不清。可是,记住,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不能少了一根自己的辨别是非真伪的准绳。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是非 真伪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