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经典日志 >

夏夜静静沉思起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20-01-21

  一次次回头,再也看不见家那萧萧的吊脚楼,一直向前走着。

  走过静静的山林,山林的鸟语向我道别;走过稻田,稻香飘溢着我爱的夏天;走过夏日,凉爽的风灌透我的衣裳;走过余晖,忆起我最爱的家乡。曾经亲人的谈笑风生,都随着这扶风飘走,我在远方,再也忆不起那时的夜晚,不倦地听着老人们讲起的逸闻趣事,那个充满无邪的童年。

  这个夏天,一样没有家乡夏天的凉意,他乡的烈日,丝毫没有减去炎热。记得那个夏天,我降临到这个世界;那个夏天,我蹒跚着小步,撒娇在阿婆的怀抱;那个夏天,我那小手触摸在外祖母充满皱纹的额头。阿婆的慈祥已经远去了多年,这个夏天,就连外祖母慈祥的音容,也随着这炎夏的蝉声随风而去。

  我是土家人的后裔,本不应该忧伤,应该庆幸着老人的离去,哭着来笑着去是土家人的生死,可我心里总留下一丝遗憾,他乡的游历让我失去了最后的一眼,目送这个陪伴多年的老人最后一程,我并没有做到。记得两年前的夏天,我看望生病的外祖母,因为自己忙着外出,外婆叮咛着:“此去不知何时能见到外孙,可能是最后一次吧。”如今,话语游离在耳畔,没想到一切尘归于土,成了现实。

  “亲尚在,不远游。”我想我不是个孝顺的孩子,儿时老人们的疼爱,长大之后,我似乎只忙于自己的梦。阿婆和外祖父临终时最想见的还是我们几个孙儿,可是我并没有让他们如愿,最终还是让他们带着遗憾走了,不知道他们在路上是不是孤单,我跪在他们的坟前,心里满是伤痛,可我最后没能掉出一颗眼泪。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铁打的心,但我哭不出来,奔波于千里之外,或许我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这个世界,或许我背负着骂名。我深深的知道,依照传统,我应该守候着您的灵堂,送您出殡,好在您的坟头撒下一把土,为您搬来一块块石头,为您盖一座房子。我曾许诺过我会回来看您,可是我没有做到。我的自私,让我没有为我的诺言得到履行。

  蝉声袅袅,萦绕在我的耳边。萦绕出我遥远的回忆。那记忆中的童年,是外祖母门前的桑榆。那风声中的桑叶,是我们围绕在外祖母的身边想吃桑葚的撒娇;榆树的绿荫,飘着外祖母做出的桐叶糕的芳香;幽静的竹林,回想着外祖母教给我们的童谣。我想,外祖母一定走过很多段美丽的小桥,是外祖父心里那最美的阿娇。外祖父走了,外祖母知道他孤单,去陪他到另一个世界续着这一世的白头到老。可我们呢?不知外祖母是不是还会想起,我们也很想您。

  遥远了童年,我们逐渐长大了,远离了家乡。记得走时,外祖母眼里含着泪花,多想让我留下来,多陪她几个未知的春夏,可我不能留下。

  我在他乡,梦中见到了外祖母的身影,她就在那里,依旧慈祥。梦中响起古老的歌谣:“歌郎歌郎,今夜走进一座灵堂,一对白鹤守在门旁,我对白鹤说,白鹤白鹤,请让歌郎走进孝堂,为个慈母来歌唱哟嗬喂……”土家的灵歌师们跳起茅古斯,一起唱着撒叶儿嗬,为您歌颂;歌颂您养育之恩,歌颂您慈祥和辛劳。世间的疾苦和快乐,尘归尘,土归土,让所有一切都随着您的离去而去吧。

  不觉之间,我流泪了,作为传统家庭长大的我,“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教育刻在了我的骨子里,可是我再也忍不住了。家里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安慰着我。本来是不想让我知道的,知道我身在远方,让我少份牵挂,直到弟弟打来电话。我想弟弟是对的,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孩童,很多事情应该让我知道,就算我不能亲送一程,但我也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心,来送外祖母的最后一程。至少她生前是疼爱我的,我既然为人,就是有感情的,让我麻木的心再痛一次,让我流一次多年不见的泪水,让我对着家乡的方向磕一个头,尽我最后一份孝心吧,尽管这是微不足道的心。

  夜已经深沉,我难以入眠,我想写一首诗,来作最后的告别吧。

  风静静地摘下

  一朵莲花

  绽开

  今生的归程

  漂着一只小船

  载着我流失的梦

  梦中的慈祥

  映在孩童的眼睛

  远方的我

  划破深沉

  夜空

  流落了一颗思念

  须弥的心

  心酸地望着窗外的街景,静静的夏夜,我又陷入沉思之中,回到了那时的向晚。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静静 沉思 夏夜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