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经典日志 >

开在心上的那朵花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19-07-12

  她是一位普普通通年迈的老妈妈。

  满头白发,面颊上沟壑纵横,腰背佝驼,瘦骨嶙峋,像一棵被风雨蚕食的老树,早已失去昔日的光华。女人的美丽、漂亮、妩媚、滋润,所有与描写漂亮女人有关的字眼,都与她沾不上边。

  在她身上,搜寻不到赏心悦目的风景,寻觅不到高贵典雅的气质,甚至也嗅不到一丁点儿文化和墨香的味道。可我偏偏被她吸引,被她普通中蕴含的高尚品质吸引,被她平凡中彰显的伟大吸引,被她如花一样散发幽香的心灵吸引,被她不图任何回报默默奉献的境界和觉悟吸引。十几年来,她像一朵美丽的花儿盛开在我心上。

  老妈妈虽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但对生活仍执着追求,坚持不懈在心里播种美丽梦想。

  她的梦想淳朴、简单而浪漫,就是在人来人往的路侧,拔掉蓬乱的杂草,种植上花卉和一小片盛开的花园。她要用自己平凡的行动,用鲜花和绿草去美丽自己身边那一小片环境,去愉悦他人的情怀。

  为了这个梦想,老妈妈从春天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小园开始,便在小园里不倦地忙碌,春种、夏锄、秋护,松土、浇水、施肥,每一次劳动,每一株花草和树木都融进她对生活和生命的热爱,对当今时代的热爱。一年年,只见小园里那些碎碎的小石子,都被老妈妈一块块捡出泥土。小园的土地在老妈妈的精心整理下,由干硬变得松软,隆起的地垄规整有序,像一条条乖巧、整洁、丰润的长龙,驯服地驮载着各种鲜花,在年复一年的岁月里摇曳盛开,让那个寂寞小园变得繁花似锦生动迷人。

  直到寒风瑟瑟,风景萧杀,草木凋零,老妈妈才不得不歇下勤劳的脚步。

  与老妈妈相识是偶然中的必然。

  时光走了一年又一年,我的脚步始终在老妈妈篱墙外的小路上重复。那个纳香凝玉的小花园便成了我眼里最美的风景,每至篱墙外我都会驻足欣赏。久了,都是爱花惜花之人,便与老妈妈结缘,一个在篱墙里,一个在篱墙外,三言五语便成知音。老妈妈也送我几株花苗,也留些花种给我。经常手指花花朵朵,树树叶叶,细数她的劳动成果。此时的老妈妈会像小园里的花朵一样笑得满面溢彩。沟通中,我越发理解了老妈妈不懈追求的简单幸福,一花也足,一叶也足。她的精神世界一直保留一块清洁的净土,如同这小花园一样,芬芳,纯粹,洁美。

  十几年来,老妈妈为美化环境不断奉献,自买树苗,自备花种,辛勤劳动,汗水无数次湿了衣衫……浇花使用自家自来水,那一桶桶自来水都与金钱有关,那一次次劳动都与辛苦有关,老妈妈没有怨言,心甘情愿。她说,爱护环境市民都有责任!我也是市民。话虽平平,却落地有声,我被深深震撼!

  十年树木。且不说那些花儿们是如何的芬艳可人,就是那柔弱的桃红树小苗在老妈妈的精心爱护下,年年茁壮成长,十年后已出落成如俊美的姑娘。每至春天,树上的花蕾都会像珍珠一样堆堆串串缀满枝条,待绽放时,满树粉艳,光彩夺目,引得路人频频回顾,露出欣喜、赞赏的目光。有的路人还喜滋滋走进小园与桃红树共留靓影……每至此,老妈妈脸上都会绽放开心满足的笑容。

  人生在世,可能,谁都能为社会为别人做一件或两件好事,但重要的是坚持,坚持一时可以,坚持几天也许也能做到,但是坚持默默奉献十几年并非人人都能做到。老妈妈做到了,她身上美德的光芒映照着我,感动着我,于是,她成了我眼里最美的风景,我偷偷为她拍照,悄悄把她写在我的文字里,似乎,那花香,那魂香,也让我的浅淡字墨弥漫如花一样的芬芳……当我把登载她事迹的小城报纸送给她时,老妈妈竟羞涩的像个小姑娘一样,赶快把报纸当宝贝一样藏进怀里。

  老妈妈曾告诉我她身体不好,说不定哪天就走了。因为这个小花园,上帝又让她多活了十年。她说,她最留恋的就是这个小花园,她说,她走了,这些花谁来管?我说,老妈妈你一定要好好的,你是好人,上帝会保佑你……从此,老妈妈让我多了一份牵念,像牵念自己的亲人一样放在心上。每远远望见老妈妈头戴护士帽劳动的身影,我心便轻松释然,一日不见老妈妈,心里便忐忑不安。

  去年寒冬那一段,一连数日不见老妈妈的身影。以往,即便是隆冬季节,她也会在小园里转转,莫不是老妈妈生病了?我心在不安中惦念。一日与老妈妈女儿遇见,问起老妈妈,才知老妈妈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临去时还念念不忘她美化的那个小花园,直到女儿答应她接下她的班,继续把美好经营,她才放心离去……我一阵阵心酸,泪水湿了双眼,为没能为老妈妈送最后一程,为没能为一位好老人送一束她最喜欢的花束,而深感遗憾。

  生命的离去,是一首无奈的挽歌。我无法把逝去的老妈妈唤回。但她留下的美好灵魂,一直让我难忘和敬重,一直激励我不断修炼自己的内心和提升自己的境界,在可能时,尽自己微力不忘为他人送一点方便,给一点温暖,留一份善意。至少,在身边,在邻里间,可以让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化成暖心的笑容。

  如今,每踩着月光在老妈妈篱园外徘徊,都有一种物在人空的伤感在心头流过。但眼前微摇的那些树影,那些花影,有如老妈妈身影一样让我倍感亲切……老妈妈人虽去了,她的芳魂如那飘香的花瓣,零落成冢,依旧香如故。

  精神不灭,美德是灿烂的光。老妈妈的芳魂永远与小花园同在!永远与我的怀念同在!她是开在我心上永不凋谢的美丽的花。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那朵 心上
------分隔线----------------------------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