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日志 > 经典日志 >

带回天堂的爱情

编辑:读日志 时间:2019-07-11

这是发生在我家乡中原地区一个农村真实的故事。

故事的女主人公是我同姓的妹妹,名字叫虹。

虹一生的爱情被埋葬在封建礼教和繁琐的世俗之中。直到闭眼的一霎那才带着幸福的微笑到天国去会她的“白马王子”了。

虹十八岁那年,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八岁的痴傻男人,当然不是为爱情,因为这个痴傻男人的妹妹嫁给了自己残疾的弟弟,是为了延续两个家庭的“香火”。这就是那个年代该死的“换亲”。

虹含泪嫁过去以后,婆家对她看守极严,生怕她趁月黑天高跳墙出走,落一个鸡飞蛋打,人财两空。第二年,她和痴傻男人有了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婆家人欢天喜地,能延续“香火”的她在家中的地位极高,全家人都看她的脸色行事,男人更是在她面前唯唯诺诺,因为全家人都知道她委屈着自己。其实虹根本都没有打算逃跑,因为她想着自己残疾的弟弟和痴傻丈夫的妹妹同样也在重复着自己的故事,作为婚姻的“人质”她只能逆来顺受,不得已接受命运的安排。

随着岁月的流逝,四季的变迁,于是,虹平时就把自己的任性和威严在男人及家人面前收敛了一点。白天忙碌的日子好打发,只是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尤其是痴傻男人在床上要和她“那个”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总是晃动着另外一个人——自己“白马王子”的影子,思之即来,挥之不去。把男女之间的“快事”最后晃动成内心的一腔悲哀,以至于每次在夜幕的掩盖下,心满意足痴傻男人已经呼呼大睡,她的泪水还在悄悄的流淌,浸湿着枕头。

虹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已经成为四个毛头小子的母亲,邻居都说她有福,公公婆婆说祖上积了大德,以至于后辈“香火”旺盛。只是这时她的痴傻丈夫因车祸去世了,她的脸上又多了些悲伤和沧桑,她立志要在悲伤和沧桑的基础上付出更大精力和汗水,为四个儿子盖四所大瓦房,娶四房儿媳妇,因为这是当地农村炫耀自己家庭富裕殷实的最好方式。

粗糙难挨的岁月被心中的痛苦一天又一天的打发着。一眨眼间,虹五十岁了,有两个儿子竟然考上了大学,左邻右舍的人都说她苦尽甘来,是个有后福的人,他一笑置之。因为她心中牵挂“白马王子”的苦楚谁也不知道,为了顾及家庭荣誉,被她和时间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深处。

春季的一天,虹那个大学毕业后又参加了工作的二儿子,带着城里的女朋友回家来了。半天后,那个城里的女孩看到虹这位未来婆婆对自己的容貌、伶俐、乖巧喜欢,就撒娇的一会搂着虹亲昵,一会帮虹择菜,一会帮虹洗碗刷锅……虹因为自己没有生下女儿,喜得忘乎所以,一幅少有的笑容与春色挂在脸上。

饭后,女孩蹲在虹的面前拉家常,讲城里的故事,还给她背诗,当背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时,虹突然有一刹那的恍惚,接着又如醍醐灌顶一般,一阵气爽清醒使自己兴奋不已,似乎岁月的桎梏和生活苦难的枷锁全部脱落,又回到像面前这个女孩的年龄,把沉入心海深处多年的往事被搅起,好像女孩念的诗里的每一句都在指向她……因为多年前她初中刚毕业的时候,她的那个“白马王子”一天夜晚,在村后柳树林里对她念的就是这首诗。那天晚上,他还给她带来一对白银手镯信物,当他把一只手镯戴到她手腕上的时候,他急不可耐拥抱亲吻她,她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毫无准备的叫出声来,以至于惊动了林子外边的人,随即他们俩各自跑开了,从此天南地北。当她的思路从往事中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个女孩的面前失了态,落下泪。女孩一下子惶然失措,不知所以。她赶忙对女孩解释说:有个小虫飞进了眼里。此时女孩怔怔的望着她的眼,似乎读懂了什么,两颗女人的心一下拉近了。

这一天晚上,全家人都睡觉了,虹梳一梳头发,穿上干净衣服,把压在箱底多年的一只手镯拿出来,悄悄地戴在自己的手腕上,回想那天晚上他给她戴手镯时的举动,他是想“地老天荒、终生不弃”啊!

她悔恨自己那么傻,当时怎么就叫出声来呢?一生求得的不就是如此缘分吗!唉——,如今还能够怎么样呢。因为在当时封建色彩极浓的农村,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怕受村民的热嘲冷讽,第二天天不亮就背着行李卷带着另一只手镯到外地打工去了……。想着、想着,她的思念和牵挂一起放飞,眼泪和幸福一块落下。随后,她又苦笑着把一只手镯从手腕上褪下,连同情意一起小心翼翼的放进箱底。她夜间的这些举动,被装睡的二儿子的女朋友看得一清二楚。

虹五十八岁的时候,由于终生操劳,长期忍受的腹痛,突然感觉痛得连躺到床也起不来了,儿子们带她去大医院一次检查:肝癌晚期。儿子们当场就哭了,因为他们了解母亲一生的辛酸。已经成为二儿媳妇的那个女孩床前床后像女儿一样伺候着她,因为她最了解婆婆的心,她下决心要让辛苦一辈子的婆婆在以后的日子里享受到幸福和安稳、坦然与舒畅。

有一天,虹突然感到腹部不痛了,精神恍惚,冥冥中,她感觉到这是自己最后的日子了,她让儿子们都出去,只把二儿媳妇留在身边,在媳妇面前,她像一个少女一样满脸羞涩地说起她尘封多年的爱情往事……

儿媳问她:您怎么不去找那个“白马王子?” 她回答:前几年,他在一处建筑工地上,从高高的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死前终生未娶……我偷偷得跑到……原先夜晚我们会面的……那片柳树林里大哭一场……

她请求儿媳对儿子们说:死后什么都不需要,就把那一只手镯作为陪葬。并告诫儿媳不要笑话她,也不要对外人说,阳世间得不到的东西,就到天堂去争取吧!接着虹又一阵昏迷……魂游身外。

此时,儿媳哭着大声的叮嘱她:妈妈,你到“那边”以后,要勇敢一点,一定要找到那个男人,把另一只手镯要回来……

虹望着儿媳满脸含笑,灵魂渐渐的远去,随着眼皮最后的一眨巴,两行既苦涩又幸福的泪水化作通往天堂路上的祭酒。

读日志 www.durizhi.com
关键词:爱情 天堂 带回
------分隔线----------------------------
专题推荐